就下来法克尘就连哄带骗将蒂丝送回了精灵界域,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在这所学院内有深渊在潜伏,担心她才特意这么做的,不过最后俩人交换了坐标点,蒂丝才满心满意的回去了。

  所谓的坐标点是可以随时感受到对方的存在,不管身在何处都可以随时传讯,就是如同手机一样的东西。

  独自一人回到安娜家中,得到圣剑心情不错的他,准备着晚餐,想要在告别前好好享受一下。

  法克尘的料理手艺可不一般,反正连他自己吃了都会沉醉,当然那些原本就不好吃的食材,再怎么样也不好吃,比如蛇肉啊,或者龙肉什么的,体型越大越不好吃。

  今天也就随便做了几份牛排而已,配上珍藏已久的红酒简直绝了。

  刚刚给自己倒上一杯红酒,安娜就急冲冲的走了进来,并连忙对着法克尘询问道。

  “你是不是已经破除了学院下的精灵结界?“

  面对安娜的质问法克尘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指了指桌椅,示意她坐下,并为其也倒了一杯红酒。

  “我破除了精灵结界有什么问题吗?”

  看着法克尘那无所谓的表情,安娜越想越气。

  “现在学院内部是什么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时候精灵结界的破坏,闹得人心惶惶。”

  闻到了牛排散发的香味,安娜一把拉起桌椅坐了上去,夺过法克尘手里的牛排,刀叉恶狠狠切割,仿佛在切法克尘身上的肉一般。

  当第一口放入嘴中,超乎想象的美味爆发开了,让安娜眼前一亮,不好的心情都被彻底驱散。

  “这是你做的吗?虽然不想承认的确是非常的好吃。”安娜倒还是很坦率。

  而法克尘却没有了胃口,他虽然对吃比较热衷,却并不怎么喜欢吃重复的食物,这个牛排他自认为已经吃腻了,实际上所谓的腻也就是十几次而已。

  这也是他为什么想要吃龙肉,蛇肉啊的原因所在。

  “过几天我大概就会离开,恭喜你,终于摆脱我了。”

  听说法克尘要离开,安娜倒也没有过多的情绪变化,毕竟也就相处了几天而已,对她来说也只是一个比较熟悉的陌生人。

  “是吗,一路走好。”

  就在法克尘还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内心中浮现出一股极其强大的恶意,深处的深渊也开始蠢蠢欲动。

  安娜见其站在那里发呆,刚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也感受到了这种无差别的恶意。

  法克尘没有说话一把抓住安娜的手臂,从窗外跳去,要知道这可是十几层的楼层,但是并没有掉下去,反而往上飞行,不一会就来到屋顶。

  此时的天空已经变得一片赤红,一个庞大的法阵覆盖整个异空间。

  “本以为只是小打小闹,看来并非如此,他们居然打算召唤邪神分身,本想不想管这件事,但是现如今不管不行啊。”

  主要是在这批邪教徒之中有一个擅长空间魔法的人物,导致法克尘之前就不想去管,要抓住一个空间魔法师太麻烦了,如今已经威胁到他了,那么只有将他们彻底消灭。

  安娜则是惊讶于天空法阵那庞大的负面能量,这种能量居然连黑暗器皿都为之厌恶。

  法克尘也不再犹豫,直接通过解析地域信息,来找到那些潜藏在此的邪教徒。

  所谓地域信息,就是大地的记录,法克尘想要通过它来找到那些人。

  这一过程还挺顺利,很快他就找到了目的所在,赫然发现这不就是自己之前上学的教室吗?

  _______

  与此同时正在召开大会的学院高层们,也发现了天空上的法阵。

  原本就因为精灵结界被毁而人心惶惶,这下变得更加乱了,理事会成员纷纷窃窃私语。

  法希夫见此释放了一记精神力冲击阻止了他们的胡思乱想,道。

  “现在可不是靠胡乱猜想就可以解决问题,必须发动(地域信息探知术)找到隐藏在学院里的邪教徒才行,不然整个学院都有可能在这次灾厄中摧毁。”

  站在一旁,旁听的黄金公主威廉.莎拉也在这时发出声音。

  “出现了这样的危机,是不是先将学员们安置好?”

  一众理事会都纷纷点头,他们不点头不行啊,在这所学院里的人非富既贵,要么就是天赋惊人,每损失一个都非常麻烦。

  “公主说的是,首先还是得保证学员们的安全,其他的事情稍后再议。”

  咔啦~_____

  然而就在他们进行商议的时间里,一道如同玻璃破碎的声音从天空上方传来。

  天空上的魔法阵龟裂从一道道裂痕,随后当场破碎开来,露出了一个漆黑的大洞,并从大洞中跳下来大量人形怪物。

  这些怪物虽身具人形,但却已经不是生命,而是一个个活死人,并如同野兽一般嘶吼着。

  这还没有结束,大洞里钻出一道赤红色的火焰,因该是火焰般的能量体,落到了地面之上。

  法克尘也在这个时候找到了那些邪教徒的藏身之处,而其中一人他还十分熟悉,他的名字叫做法克月夜。

  难以想象,自己法克家族的人居然会有人加入邪教徒,所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法克尘没有愤怒,只有惋惜,眼神中充斥着坚定。

  “没想到我也有一天会大义灭亲,这可真是够嘲讽的。”

  既然找到了法克尘也不急着过去解决他们,反正他们身上已经被定下坐标,现阶段主要还得处理,那中间那飘逸的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