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小说网 > 都值得 > 第二十六章 哈哈大笑

  不过,冯白还是有点疑惑,园园学校离家不远,她怎么才回家。放学到现在起码一个小时,她中途跑什么地方去了,这一个小时中她究竟发生了什么?

  冯白心中不安,想问,却不敢问。

  愿意很简单,杨一楠是个暴脾气,思想也简单,她现在还没意识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如果自己提出来,这位领导立即就会爆发。

  女儿的性子也不好,习惯和母亲对着干。

  说不定两人立即就会掐起来,今天一晚上大家都别想好。

  而且,园园还有做作业。

  暂时不提这事,我先留个心眼,冯白这么想。

  他不动声色地做着饭,并仔细观察着女儿的动向。

  还好,冯小园今天一切如常,就是情绪很高的样子。饭前饭后半小时通常都是她的休息时间。今天园园竟拿出手机开始听英语,一边听还一边做卡片。

  将单词卡到处贴,门上、冰箱上、墙壁上、就连卫生间马桶前放的镜子也没能逃脱她的毒手。

  杨一楠有点奇怪:“园园你今天是怎么了,搞什么鬼?”

  园园回答说是要增加单词量,为了加强记忆,务必要做到一抬头就能看到,看得多了自然就记住了。

  杨一楠很欣慰:“不错,不错,这办法好,我当年学英语的时候也是这么干的。”

  冯白:“园园,你英语很不错的,这么到处贴卡片好难看,收拾起来也麻烦。”他心中奇怪,园园在英语和数学上有天赋,相比之下,她更应该加强语文,尤其是作文,这也是给她报辅导班的原因。

  事出反常,肯定有问题。

  晚饭很快做好,一家人照例围在茶几前吃着。

  园园一边看着电视里播放的新闻,一边心事重重地扒拉着饭粒。

  冯白今天做的是自己的拿手菜红烧鸡翅膀,杨一楠吃得满手是油,丝毫没觉察到女儿得不对。

  老白却感觉不妥,小心问:“园园,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给爸爸说一说。”

  杨一楠这才提高警惕:“园园,还有三个月就是高考,你可不能分心,必须把注意力都放在学习上。”

  “知道了妈。”园园点头。

  杨一楠:“可不能早恋。”

  冯白抽了一口冷气:“对对对,不能早恋,就算对方的人品再好,学习再好,家世再好可不不可。现在你的心思只能放在学习上,大学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道门槛,跨进去了人生就会大大不同。等进了大学,真遇到你喜欢的男孩子,要和他交往,爸爸妈妈也不会反对。”

  反对,怎么可能不反对。女儿是爸爸的心头肉,是天仙,怎么可能让学校的混小子给骗走了,即便对方是白马王子也不行。

  啊,今天她竟然晚回家一个小时,是不是和男同学在一起。

  冯白悚然而惊,满面铁青。

  “谁早恋,才没有呢!”园园翻了个白眼。

  冯白严肃地问:“真没有?”

  园园:老白,真没有。”

  突然:“扑哧”杨一楠将一口饭喷出来,接着哈哈大笑。

  父女二人愕然。

  “哈哈,哈哈,太搞笑了,你们两个是在表演相声吗?”杨一楠抹着眼泪:“冯小园你看看你爸爸。”

  园园:“爸爸怎么了?”

  “你看看你爸爸的样子,帅不帅。”

  园园:“有点不帅。”

  杨一楠:“什么叫有点不帅,根本就是丑。人说,女儿像爹。你遗传了你爹的大鼻子厚嘴唇,虎背熊腰,你觉得会有男生喜欢你。还早恋呢,那人是不是瞎了眼?哈哈,哈哈!”

  笑声响亮,回音荡漾。

  园园的表情凝固了,拿筷子的手在颤抖。

  冯白发现不对,大喝:“杨一楠,别太过分!”

  园园终于忍无可忍扔下筷子朝卫生间跑去。

  冯白忙跟过去。

  身后,杨一楠还在笑,“园园,你这是要去照镜子认识自己我吗?”她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在干什么。

  冯白进卫生间之后,就看到园园呆呆地站在镜子前不停地看,须臾,她眼圈红了:“好丑。”

  冯白:“园园,园园,你别吓爸爸。”

  冯小园:“老白,你说我真的丑吗?”

  “我如果说很漂亮呢?”

  “别说假话,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你看看我这鼻子,一点也不挺,像个蒜头,还有点塌,你看我的眼睛,虽然大,却是单眼皮。还有,我的嘴唇好厚,一笑起来就咧着嘴,跟大笑姑婆似的。老白,我很惨,我恨你们。”

  冯白无语:“人不是因为美丽而可爱,而是因为可爱而美丽。”

  “老生常谈,没有营养的话。”

  冯白:“不,你很美丽。”

  “骗子。”

  冯白正色:“确实是很美啊,倒不是因为你是我女儿,也不是因为安慰。你要知道,男人看女人的目光和你们女孩子不一样。我的女儿无论怎么看,都是符合美女标准。”

  冯小园:“老冯,我不太明白。”

365bet赞助的球队  冯白:“这么说吧,女人看女人看的是局部,而男人看女人看的是整体。女人看女人美不美,通常回纠结于她鼻子漂不漂亮,牙齿好整齐、皮肤好白,甚至这人的发型好酷,大美女啊!而男人看女人,只看她五官组合在一起是否和谐不突兀,身材是不是够高,举止是否幽雅大方。园园你的五官单独看确实不太好,但组合在一起却阳光美丽,大方,又高,怎么就不美了,美得很。”

  冯白和女儿无话不谈,他觉得和孩子做朋友是最重要的,也因为如此,他才能和园园交流顺利。

  “真的,不骗人吧?”

  “我赌上一个男人的名誉确定,冯小园你是一个美女。”

  园园扑哧一笑,高兴起来:“冯白,我相信你。女人喜不喜欢我,觉得我是美是丑其实真不重要。”说着,她就朝客厅看了一眼。

  那边,杨一楠还在大笑,叫人备感无奈。

  冯白:“园园,你真没早恋吧?”

  园园气道:“恋什么恋,我学习那么紧张,根本就没工夫去想这种事情。还有,班上都是一群毛孩子,讨厌得很,真叫人喜欢不起来。我还是喜欢那种成熟稳重温和的男生,就好象爸爸你一样。决定了,我将来恋爱,男朋友必须比我大十岁。”

  冯白大惊:“那可不行,还是同龄人好,最多大三岁,再大爸爸可不答应。对了,你今天怎么晚回家一个小时,是不是有什么事?”

  他小心地问。

  园园随口道:“在学校做作业,我想的是想刷两道题再回家,没想到就耽误了,我这是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啊!”

  冯白这才松了一口气:“刷题回家刷不可以吗,吓死爸爸了,以后可不许这样。”

  “老白,你说了不算,我爱刷就刷。”

  “好好好,以后在学校刷题要晚一点回家,记得开手机给爸爸妈妈说一声,顺便开个视频。”

  “你还想监督我啊,还是不信任我。”

  “没有,没有。”

  晚上睡觉的时候,冯白端起中药一饮而尽,还吧唧了嘴:“味道不错。”

  正在敷面膜的杨一楠“哟,你倒是自觉。”

  冯白调侃:“已经习惯了,还真别说,这药回口的尾子甘甜,有点极品铁观音的意思,我一天不喝感觉总缺少什么,是不是已经产生了药物依赖?领导,你得再去给我抓两副,这药不能停。”

  既然无力反抗,那就享受吧!

  “你倒是吃上瘾了,今天和刘航怎么说的?”

  冯白忙把中午刘航的话复述了一遍:“这是我没辙,刘航也没辙,我看这是药丸。”

  “什么药丸,难不成打掉那孩子终生不育?或者说,不明不白把娃娃生下来,让他做私生子?”杨一楠大怒。

  冯白:“你别急啊!”

  杨一楠叹气:“刘航说得没错,这结婚还得门当户对,他一个小码农确实高攀不上泉泉。不说她父母那关过不了,只怕泉泉也不肯答应。只不过,泉泉当初是上了刘航的当,被他偷走了一颗心,这个爱情骗子。”

  “等等,等等,我记得当年是泉泉追刘航的吧,怎么他反成了爱情骗子,做人要公道啊!”

  杨一楠:“冯白,当初你有什么呀,想我也是城市户口,家中的小公主,就这么被你一个胡子拉茬的农民给骗了,你这个骗子,你毁了我!”

  说着就把一个枕头扔了过去。

  冯白:“领导,现在什么时代了还说什么城市农村户口。是是是,是我骗了你,我现在不是极力补偿吗?”

  “你总算有点良心,从明天开始你要吃营养伙食,要减肥,要锻炼身体,帮我生我健康聪明的二宝。”

  “你……又来了……”冯白一想,刘航和林泉泉的事情先放一边,我这里就有一道过不去的坎啊!

  他打岔:“泉泉和刘航的事情怎么办?”

  杨一楠:“这事的关键是泉泉的妈妈,你应该出面做她老人家的思想工作。”

  “我做什么思想工作,根本就不认识泉泉妈,再说,我也不会啊!”

  “你不是能言善辩吗,合着你的口才都用在欺骗我上面了。我再和泉泉交流一下,让你作为媒人和泉泉的妈妈沟通。这事关系到你我最好的朋友的婚姻,关系到一条人命,不许推脱。”

  “是,保证完成任务。”道义在肩,冯白觉得自己义不容辞。

  杨一楠立即开始给林泉泉打电话,这一打就花了将近一个小时。

  冯白马上装睡,无论杨一楠如何推自己,都置之不理,总算逃脱了她的魔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