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小说网 > 千藏局 > 第三十二章:狰狞尖刺之墙

  这声警告包含着难以抑制的痛苦,十分明显遭遇了可怕的不测。我心中猛是一紧,顺从地停下之后,天上的月光突然消散无踪,柔和的光亮顿时不见,黑暗重新填满我们所在的空间,一时间,如墨的黑色让所有人都呼吸粗重起来,不远处饱含痛楚的呻吟响亮异常。

  忽然,不知是谁突然喊了声:“亮!”,话音刚落,四五条荧光棒一起扔到了呻吟声音的上方,以荧光棒为圆心三四米的空间顿时照的雪亮,像一个小小的太阳。就在荧光棒升到最高处即将落下之际,数条人影从地上一跃而起,数道手电光线同时打开,集中铺射在痛苦呻吟者的四周,寻找任何一个会动的活物,准备即时击毙。

  但被荧光棒和手电筒照亮的所在,并没有任何其他人,而是一道狰狞恐怖的尖刺之墙,七零八落的长戈、枪矛,胡乱的堆积在一起,其中不少将尖刺向外,斜斜插在地上,曾经雪亮的锋刃已经锈迹斑斑,有些在手电光线之下还泛着斑驳的绿色,但即使这样依旧锋利,埃文斯手下那个绰号“老虎”的汉子就被一根斜向上的长矛当胸刺穿,双腿呈半跪状,已然挂在了上面,矛尖从背后刺出,滴答着淋漓的鲜血。

  “老虎”艰难地转首望过来,想说些什么,但一张嘴就是大口大口的血液流出,只能发出格格的声音,而在他的身边不远处,赫然也挂着几个人的尸骨,服饰明显不一,有古代装束,也有现代衣饰,但无一例外,全都变成了枯骨。

  在灯光之外,这尖刺之墙向两边延伸着,没入黑暗,不知道究竟有多长。我也将手电打开,就在我的前面几米处,同样也是这样长矛乱戈组成的死亡之墙,如果我刚才没有听到杜心的喊声刹住脚步,我一定也会像“老虎”一样直接冲上前去,将自己活活挂在长矛之上。

  疤脸男“土狼”看到这一幕,吼叫着冲上前去,作势就要把“老虎”救下来医治,但既不敢碰老虎的身体,又不敢碰穿胸而过的长矛,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急得团团转。

  杜心高声喊着我是医生我是医生,赶到“老虎”身前,快速查看了一下伤口,神色大变,马上用手按压住伤口的近心侧,一边大声喊到:“有没有肾上腺素,有没有肾上腺素。”“土狼”马上抢过一个手下背着的医药箱,急不可待的翻起来。

  “老虎”突然抬起头,眼神涣散,嘴唇翕动,却依然发不出什么声音。杜心连忙停下来将头凑过去问:“你想说什么?”

  “放了他,放了他。”“老虎”突然用尽力气喊了起来,但这两声,就耗尽了所有的生命,双手一沉,头猛地一低,再也动也不动。

  杜心轻轻摸了摸“老虎”的脉搏,面色凛然,赶紧要过手电,检查了他的瞳孔。随后默默放下了手电,微微摇了摇头,低头不语。“土狼”意识到什么,跌跌撞撞跑到“老虎”身边,抱住尸体不住颤抖,像是在哭。

  埃文斯一开始只是瞥了一眼“老虎”,也不再理睬,对“土狼”的痛哭流涕毫不在意,井井有条地安排其他人布置好防御阵型,然后命令一个代号“长颈鹿”的手下向前侦查,出列前往前面的正是那个长手长脚长脖子的男人。

  最后他听到“老虎”对杜心说的临终遗言,脸色低沉,走到杜心面前,冷冷地盯着杜心喝问道:“他什么意思?”

  杜心抬头回瞪向他,毫不掩饰一脸的厌恶和愤恨:“你的人,问我做什么?”

  我见到杜心都勇敢表现出了自己的态度,心里有了支撑,也走过去发泄自己的不满:“你所谓的需要我们,就是让我们当挡箭牌?当肉盾?这是赤裸裸的绑架!”

  艾清英也不知从什么地方挤了过来,先是劝我消消气,现在不是置气的时候;接着搓着下巴说:“埃文斯是吧?这情况下咱是不是不该把精力放在一个死人身上,而是研究一下现状。”他将两只手放在胸口做了个相互环绕的动作,接着说道:“咱交换一下信息?——这地方很不寻常,灵异得很。我本以为你们对这比较熟,但是……”他又指了指死去的“老虎”尸体,此时已经被“土狼”从长矛上取下来平放在地上。

  “但是你们也都是半吊子。”他似乎在欺负埃文斯不大懂中国俗语,借机嘴上占个便宜。“你们上来就把自己搞死一个,咱们得一块探讨探讨,否则可能都会折在这鬼地方。”

  “你是谁?你有资格吗?”埃文斯拿眼睛斜向下瞟向艾清英,拿鼻孔对着他,态度依然颇为傲慢,但却没有了拒人以千里之外的冷漠,似乎还有点兴趣。艾清英受到了鼓励,挺了挺胸膛,努力想展现树立平等谈判的气势,但依然油滑轻浮的语气出卖了他:“小爷我姓艾,他们都尊称我叫艾总,是这支队伍的最高负责人。”说着还用树起大拇指指向自己的胸膛。

  “你们领队不是柯问峰吗?失踪的那个。”埃文斯笑了笑,上下左右打量着艾清英,然后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做恍然大悟状:“你真的姓艾?”似乎觉得艾清英姓艾是个很不可思议的事情,接着他又问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你们队伍里还有别人姓艾?”

  艾清英想也不想,自豪地说:“没有,就我一个人。”忽然,他意识到埃文斯这样说几乎算是对他的无视和侮辱,忍不住恨恨反问道:“你什么意思?”

  埃文斯看了看眼前挂着好几具尸骨的尖刺长墙,他原本爆棚的信心也被刺破了些许,他对艾清英说话的语气有些转变:“如果你是艾先生,咱们倒是可以交换一下信息。只是,在现在这个情形下……”他得意地指了指身上的突击步枪,说道:“我来判断你们的信息有没有价值,来决定是不是改变你们的待遇。”

  “我绝对有你感兴趣的信息。”艾清英眉毛一挑,显得很狡黠。

365bet赞助的球队  我屏住呼吸,细心倾听,今天的事情到这个情境,早已经超乎我的预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隐情,从事保险多年,我见过所谓的巧合多半是人为。我现在就隐隐觉得,我们的这次行动绝不单纯——我们一开始就被埃文斯盯上,一进山柯问峰就消失不见,远离目的地就踏上歧途,这些事一件接一件,怎么看怎么蹊跷;刚见面埃文斯就确认我和杜心的身份,也知道柯问峰是我们的领队,却不认识艾清英,但听说他姓艾又明显重视起了他,这又显然有隐情。作为跟东家关系最紧密的人,艾清英或许了解有许多我们不知道的信息,即使这人看上去就是个浅薄轻浮的纨绔子弟,但谁又知道别人背后的另一面?

  但当我屏息静气听他说出什么出乎意料的内容时,艾清英竟然对埃文斯说:“不过你要让我们开个会,这和我们全体队员有关,我也得听听大家的意见,才能决定给你哪一条。”

  埃文斯表情极其复杂,像是很不能理解艾清英的思维方式,但想了想后,竟然同意了艾清英的要求,伸出手掌,说道:“五分钟,你们有五分钟的时间,别动歪脑筋,我们损失了一个人,我不介意你们同样少一个以保持平衡。”

  艾清英把我们招集在一起,稍稍离埃文斯的人有了一点距离,不过他们很是自信,对此也没什么额外的反应,只是有人拿着枪向着仍然被绑着的刘越诚头上指了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