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小说网 > 再见仍是幸福 > 第二十二章 成交

  接下来的两周内,路洋陆陆续续地安排了几次私人参观,先后接到了3个Offer。今天他带着束合去了开发商的公司一起洽谈最终的签约价格。虽说他们手上已有3个报价,但是条款都不尽如人意。

  Offer 1:英国买家,2900万,贷款,120天结束托管。

  Offer 2:Mason Yang, 3050万,现金,不还价,7 days to close the deal

  Offer 3:那位Hanover经纪人提出的报价,中国买家,3200万,现金,但是需要90天的缓冲将资金周转至美国,外加40天的应急周期。

  空余时间里束合基本在酒店足不出户,别人下班了,她便躲回房间,路洋根本没找到任何机会能跟她私下说些什么。

  最先几天束合脸色不好,好几天在他公司不吃不喝,除了工作的事,她几乎很少开口说话。

  今天是跟开发商会谈的日子,他们需要把几份报价回馈给卖方,路洋带着束合一起去了开发商公司。

  会议室里,他们等着客户过来,间隙束合问路洋,“你觉得最终成交价会是多少?”

  “不超过3400万吧。”

  束合点头附和,又说:“老实说,第一个和第二个报价,如果直接告诉开发商,我觉得会惹怒他们。你们的挂牌价格已经算是计算了最合理的价格点,实际成交价在总价格下浮5%-10%的空间之内都是正常的,只是现在需要开发商怎样来接受这个市场形势。”

  “所以我们有义务告知他们现在市场对这套房子的报价并不高。不是有个词叫先抑后扬吗?先把那两个低价报给他们,也是让他们做好降价的准备。”

  “Mason的报价虽说付款方式好,交易时间又短,但是他不接受还价,价格还是太低。”束合说。

  “嗯,你介绍的那位经纪人是最早提出报价的,其实在我的经验里,一般第一个报价是最有可谈判空间的,而最好的报价都会出现在房产投入市场的前两个月,如果过了这个新鲜期,收效就大不如前,最后只能靠降价来吸引眼球。”路洋说。

  束合叹了口气,歪头想了想,“可惜3200万的报价就是周期太长了……还要等他们从国内把资金调过来,这都需要时间。”

  路洋点了点头。

  今天路洋穿得很清爽,蓝色的衬衫加一条白色的西裤。束合发现他只要是在工作中,就不会带耳钉和项链这种任何显得自己不专业的饰品。路洋撑着头若有所思,神情严肃,束合看得出他是紧张的,毕竟他太想把后续项目都拿到手,这次的交易,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与开发商代理人的谈话与预期一样并不太顺利,代理人的反应比较激烈。

  开发商代理人坚持这处房产最初就花了5000万来改造,他们选择3800万的挂牌价格已经是为了及时止损的极限了,现在路洋还让他们再做下调,简直是趁火打劫。

  但是事实是这处房产已经在市场上挂牌太久,单纯就房屋来说,根本不能按照装修一新的性质来出售,所有的家具装潢都是旧的。虽然装潢极尽奢华,可这么些年过去了,到底还是显得过时老派,到最后拿下房屋的买家最终势必要花大价格来重建。

  谈判彻底失败,开发商死守价格。回去的路上路洋一言不发,束合待在旁边也不便多说什么。

  “明天我约Hanover的那个经纪人出来聊一次,你要来吗?”路洋问她。

  “我OK。”

  第一个和第二个报价已经算是直接被开发商直接pass掉了,现下路洋只能专攻3200万的那个报价,无论如何都要让买家提价。

  第二天,街边的餐厅里,束合远远地就看到路洋已经到了。她今天一身轻松的装扮,安心做好一个旁听者,心情看起来比前段时间要好多了。

  路洋坐在那里,一个人在椅子上发着呆,手里拿了一枚硬币来回转着,束合打了招呼后在他身边坐下,下意识地看了眼他的手。

  硬币在路洋修长的手指背上从食指转到中指,转到无名指,小指然后再这样转回来。

  束合看了一会,把硬币从他的手上拿了下来,“拿你这枚硬币买我一个秘密好不好?”

  路洋抬头,疑惑地问:“什么秘密?”

  束合从桌上纸巾盒里抽了一张纸,没有笔,只能从包里拿了支口红,在纸巾上写下“3650”,然后递给了他。

  路洋眼睛转了转,这么香艳?口红写的数字……难道是??

  他忽然用一种受宠若惊的语气说道:“什么意思?你酒店房间号?你是在邀请我吗?!”

  束合翻了个越过天际的白眼给他,“邀请个鬼啊!我让你按这个数字跟他谈!”

  “3650万?”

  “对!”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顾问啊!”

  还没等路洋再问清楚些,Hanover的那位经纪人Stephen已经到了。

  束合是在王锦渊安排的社交场合上认识Stephen的,Stephen是个年纪微长,经验老道的地产经纪人,他看见束合也在,微笑点头打了个招呼。

  “束合,好久不见!”Stephen走过来轻轻拥抱了一下束合。

  “我今天就是个陪客,你们聊你们的。”束合客气地笑了笑。

  没等坐稳寒暄,Stephen有些态度强硬地直接对路洋说道:“3200万就是我客户的best and final,如果卖方无法接受这个价格,我们只能着眼于另外的项目了,不瞒你说,我们现在也在看别处的房产。”

  典型的烟雾弹,路洋心里思索了一下,其实在他看来,报价流程都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了,买家不可能还在观望别的房产,购买意向已经很足了,只不过现在需要他来敲打敲打,想办法把价格撮合到能促成这笔交易的数字。

  “Stephen,现在我手上已经有了3个报价,说白了现在就是打价格战的时候。”路洋停了停,看了眼Stephen的反应,然后他接着说,“我们的挂牌是3800万,很显然你们的报价是我的客户没有办法接受的。”

  “Marcus,这处房产在这个区域大家都知道,毕竟在市场上挂牌挂了那么久……”

  “如果不是挂牌挂了那么久,这处房产就是5000万了。”

  Stephen没出声,想了想,“还有多少空间?”

  路洋神情严肃,摇了摇头装出不耐烦的样子,“Stephen, just give me a number.”

  “OK,给我点时间,我给我的客户打个电话。”

  看到Stephen走远了一点,和他的客户打着电话,束合幽幽靠近路洋,“Three offers on the table?You’re totally bluffing.”

  路洋没出声。

  “You’re so cute when you’re nervous......所以你现在的放空状态就是你平时虚张声势的脸?”束合在一边神情轻松地调侃着。

  路洋有点小小的郁闷,他没有心情开玩笑。毕竟现在是谈判中最关键的时刻,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唬住买方,他的心里也没底,毕竟现在只剩这一个有效报价了,搞砸了就完蛋了。

  “开局底牌一对10,说坏也不坏,说好的话,也只是对10而已,这么早就all-in,哄着别人全部跟进,到时候还有三张牌开了,要是牌糊了,那就得直接out了。”束合拿着装着玫瑰酒的酒杯晃了晃,悠闲地说着。

  路洋看着束合今天一反常态,心想难道不是自己的生意,心情就能置身事外如此轻松?女人翻脸真是比翻书还快,前两天还郁郁寡欢生人勿近的样子。

  很快,Stephen打完电话回来了,给了一个超乎想象的报价。“3400万,现金,14天应急周期,30天完成交易。”

  路洋听完,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买家愿意提价,这是好兆头,剩下来的就得看他有没有办法让卖家无论如何接受这个价格了。

  “Great!我跟我的客户确认一下。”说完路洋走到旁边,把最新的报价和条款都告知了开发商。开发商开头不愿意,路洋游说了几句,没想到代理人最后松口答应了下来。这笔交易,成了!

  路洋刚挂完电话,束合悄悄走到他旁边,路洋的脸早已喜形于色,抑制不住的兴奋。

  “他们同意了?”

  “Yes! We got the deal!”路洋就差跳起来抱着束合转圈了,但是这时束合表情严肃了起来,拉着路洋小声说。

  “回去Stephen那直接报3650万……”

  路洋不明白,交易都达成怎么还要提价,要是为了这多出来的250万惹了买家不高兴毁了生意,不就前功尽弃了吗?

  “相信我。”束合很认真地又说了一遍。

  他俩走回Stephen那,路洋按束合的意思告诉Stephen他的客户只能接受3650万这个价格,他问Stephen买家能不能match这个金额。结果出人意料的是,Stephen都没有跟买家确认便答应了下来。

  “3650万,成交。Marcus,说老实话,3700万是我客户给我的底价。”

  路洋觉得不可思议,但是生意成了,他简直如释重负。之后Stephen又和他沟通了一些细节,准备回去安排书面合同发到他的邮箱。说了一些,便先离开了。

  Stephen走后,束合招手叫来waiter点了一些吃的。

  路洋把凳子搬进束合的身边,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是3650?”

  “因为我喜欢这个数字……”束合心不在焉地说着。

  “啊?”

  “当然不是啊!”束合拿起酒杯呡了口酒,故作玄虚的样子,语带幽玄,“这几天我一直在MLS上查这一区的交易记录。”

  “Multiple listing service,多重上市服务系统?”路洋惊讶束合居然会为了这次的生意去接触那么多他们行业的专业信息。

  “嗯,我做了很多调查,分析了最终可能的价格。另外我打听到了这个买家是肖勇国,在国内我认识这个人。文化修养不高,但有的是钱,这处房产如此奢华的风格,正合他意,他不会轻易放手这个房源的。而且据我所知,他有很多资金都在国外,所以其实我们可以不用考虑从国内周转资金的这个问题,之前他们给出的周期那么长,其实也只是想试探卖方的反应罢了。”

  “所以你这些天晚上在酒店还在做数据分析?”路洋目瞪口呆,不禁在心里佩服束合的专业。

365bet赞助的球队  束合没回答路洋,继续自己说着,“至于你的客户,我调查了他们公司的财务状况,其实并不算太好,最初他们死守3800万也只是想再抬价而已,我相信你也知道,外面有风声说他们看中了一个新的项目,我猜测他们需要回笼资金,所以其实我们第二次回给他们的报价,任何高于3200万的数学,他们基本都会接受。至于3650这个具体数字,纯粹是我的计算结果。没想到接近了买家的底价。”

  “所以今天来之前就知道这笔交易肯定能成?”路洋后知后觉。

  束合耸耸肩,“对啊。”

  “那你不早点跟我说?”

  “我得给你点发挥的空间嘛。”说罢束合塞了一口吃的进嘴里。

  路洋看着说得头头是道的束合,都说认真工作的男人很帅,他现在觉得,认真工作的女人真有魅力。只要是说起工作上的事,束合仿佛全身都散着光芒,自信又从容。

  街边路人熙熙攘攘走过,在这悠闲自在的下午,路洋静静地陪着束合,打发最后一点空闲的时间。

  “明天傍晚,我带你去个地方。”路洋怕束合拒绝,先开了口,“后天我们就要回川草了,不要拒绝我。”

  束合抬头看了眼路洋,果然本要脱口而出的NO被路洋堵了回去。“去哪?”

  “秘密!明天穿得休闲点就行~”

  没过多久,路洋的邮箱里已经收到Stephen助理发来的书面报价合同,他把最终的成交金额报给了自己的客户,开发商公司对这个新价格非常满意。

  离开的时候束合不让路洋送她回酒店,说想自己一个人待着,路洋也不好再强求。临走前束合戴上太阳镜,回头叫了一声路洋,接着,把一枚闪闪的硬币弹向路洋面前,路洋伸手接住。他看了眼这枚硬币,就是这枚硬币,值了250万美金,路洋歪头笑了笑,感叹王锦渊到底是藏了个什么样的宝藏女人在自己身边。

  翌日,傍晚将至,束合随意穿了一条牛仔热裤,白色的背心外面套了一件半透明的罩衫。她走到酒店门外,看见路洋骑在一辆摩托车上,怀里抱着个头盔等着她。

  “你好啊,束小姐,我是你今天的专职司机。”路洋咧嘴笑着。

  束合看着路洋,再想想之前从王锦渊那回来的自己,她接过头盔,“那麻烦你带我去个能忘记一切的地方。”

  路洋心领神会地点头,又拍了拍自己摩托车后座说:“会害怕吗?”

  束合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