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小说网 > 心理骇客 > 【第二十一回】:〈窥探未来的 Boy〉

  搭了超过七小时的公车、火车、又转公车,宋英一行人终于抵达南方城市的小学。

  第一天从早到晚,他们全都在忙着布置场景,包括教室、操场、体育馆、食堂,到处都得挂上彩条和生动的卡通人物图案,想当然耳,树多必有枯枝,当姜坤球、柳泰彬、朱晓烨、这帮人在努力的搬游乐器材、搬音响的时候。

  另一群悠闲男女还在一旁打情骂俏,也有玩手机的,这或许就是为什麽一样汗流浃背的宋英表情如此厌世。

  虽说准备日是这样辛苦,但隔天冬令营盛大开幕之时那帮辛苦的劳工朋友便觉得一切都值得了──画面非常动人:成群结队的孩子们在人文大学学生的带领下,一起愉悦欢快地玩耍、上寓教于乐的游戏课程、以及一连串的搞笑短剧表演,十岁以下的小孩们被这些二十岁的大哥哥大姊姊们逗得哄堂大笑,整间学校上下的气氛是如此亲切又温馨。

  宋英也下去陪孩子玩了,不知什麽缘故,他的孩子缘似乎特别好,凡是跟他说过话的孩子几乎都喜欢黏着他;

  反倒是沉默的段锋锡,他光站在那小孩就快吓哭了;而权恩雅和冷羽玥这种温柔又漂亮的大姊姊自然也是孩子王候选人,所到之处都有小学生们的笑容与笑声。

  这样忙碌一直到中午,用餐的时间,宋英作为机动组(即缺哪里补哪里,随机待命的职位)终于暂时能休息不用工作,可他却没歇下来,当其他人都准备先去睡个午觉时他自己脱离了群体,往小学的围墙外翻了出去。

  他没有忘记此趟来的另一目的,那便是对大学生连环遇害案进行调查。

  宋英独自来到国小外,约两百公尺的资源回收场。

  他看过报导,同一凶手唯一在南方城市犯下的案件就是在这找到遗体的。

  强烈的临场感,以前他即使在遗体发现多次的人文大学后山,也没感觉过这样真实而阴森的紧张。他进入垃圾成堆的堆放场,看见曾经在网路图片看见的,那发现遗体的垃圾山,迈开颤栗的步伐,一步、一步、半步、停下在垃圾堆面前。

  不知为何的,他冒起了冷汗,呼吸逐渐急促,明明知道这里只是个发现遗体的地方,不是行凶现场,凶手也不会出现在这,也许他现在才意识到,之所以之前在人文大学都不感恐惧,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居然为了这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案件,真正的踏进了这危险的领域。换言之,他现在的举止,是真正的和凶手勾搭上了。

365bet赞助的球队  他只要再向前一步,就等于宣告要与凶手正式为敌,万一凶手察觉到自己已经介入调查,所有宁静生活的愿景都将就此打破,只要他那已抬起又颤栗不已的脚往前踏出,他就不再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他将成为连环杀人凶手的敌人,也等于切断自己重返平静的后路,最终的结局不是对方成功被捕,就是他成为下一个牺牲品,凶手全新的残酷杰作,正如电视上那一具具不知为何而死的尸体一样,只是这次新闻主播将向全国人民宣布:死者是生前就读人文大学的心理辅导学系生,宋英。

  一想到这,躁动的不安便彻底渲染他空白的思绪,冷汗沾湿了衣襟,头重脚轻,宋英的脚步最终果然踏出了,但他心中默想,如果我最后真的死在那家伙手上,我也绝对会想办法揭露他的身分,这样至少我的死能换来其他人的安全,那我就不后悔了……

  应该吧。

  微微地啜泣幽幽入耳,突然的,宋英吓得大叫出声又掏出甩棍像在跳宋江阵似的狂甩。冷静下来才发现,有一个小男孩蹲在垃圾场边。

  怀疑着他是不是鬼魂,也怕那是某个留恋于世的怨灵,宋英紧蹙着眉,左脚留地只有右脚大大跨出的过去,并以极为谦虚的语气问了句:「您好,请问您是住在这的……的……『人』吗?」

  小男孩擦去脸上的泪水,丝毫不畏惧的抬头看向他:「不是──」

  他是个孩子,一个人出现在这种地方却不怕陌生大人,且衣服也乾净整齐,并不像流浪于此的人,宋英便由恐慌转好奇了:「那你为什麽在这?」

  「我知道你会来。」

  这句话出来,宋英觉得他幼稚的好笑,正想哈哈大笑起来时,

  「你的下一句话是『怎麽可能,别开玩笑啦』。」

  「怎麽可能!别开玩笑啦──啊……」

  这瞬间,宋英才毛骨悚然起来。

  「你是怎麽……」

  「『你是怎麽知道的,你是什麽会读心术的妖魔鬼怪吗?』你要说这句吗?」男孩说完,宋英立即一屁股跌在地上,他眼睛瞪得比旁边的塑胶碗还大。「很奇怪吧?我也这麽觉得。」

  随后,小男孩才站起来向宋英介绍自己,他叫做魏紫昱,是同一间小学的六年级生,他有一奇妙的能力──能够窥探未来。

  这可不是什麽科幻情节。

  他之后又说,他并不是能够预知世上所有事,而是只要见过一人少少几次,听那人说过几句话,他便能以精准的准确率猜中对方之后的行为和言语。

  宋英马上就问:「可是我不记得我和你说过话啊!」

  魏紫昱回答:「昨天你们来布置的时候,我在荡秋千那看过你们讨论的样子了,大多数的人都很轻浮,很草率,这几天一定会出意外。」换言之,他早就透过他们那时候的一举一动,已经了解他们所有人。

  这样说还是太离奇,根本不像现实可能发生的事。宋英接着问:「那你为什麽偷跑出来这,这和你知道我会来有什麽关系?」

  「因为我知道这个冬令营会有不好的事发生,所以开幕结束后我就出来了。」他这样一说,宋英更好奇了。「我认识我的同学,也知道了你们的人,两者加在一起一定会出事。」

  「是喔?真的喔……才怪!这你要是都猜的到,我还不请你吃一桶全家福炸鸡!」

  他才想再次尝试嘲讽他,电话便震动响起。接通,是罗娜恩打来的,她说小学里有两名孩童相处不愉快结果打起来了,温林焕劝架不成结果被激怒,反而把情况变得更糟,双方家长待会就要来质问了,希望口才极佳的他回来帮忙调停。

  电话挂掉,宋英又以震撼无比的容颜面对他:「你要辣的,还是不辣的?」

  「就是因为没有人相信我,我才这麽难过啊。」魏紫昱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悲伤,反而抱有一点希望。「但我看到你,你给我很不一样的感觉。」

  「什……什麽感觉?」他惊魂未定。

  「我的直觉提示我,你是可以帮助我的人,但我不知道那个帮助是什麽。」

  「我……先别说那个了,里头问题很大,你先跟我回去学校里,剩下我们之后谈。」

  宋英带着魏紫昱回到校内,费尽唇舌,用上他一生油嘴滑舌的能力才终于劝得双方家长别提告,这事说来也好笑,就是两个男孩都喜欢黏着罗娜恩,争风吃醋下才大打出手的。不过事情总算事简单快速的处理完,之后宋英马上回头找魏紫昱,刚进教室,便见其他孩子一群一群的玩耍,而他一人一样蹲在角落,看着他或许根本看不懂的医学百科。

  「小子,你说你能窥探未来对吧?」宋英坐在他旁边,像个同龄的朋友。「你这麽神奇的能力,怎麽就这麽孤独呢?」

  「先知是孤独的,没人相信我。」他以几乎成人般稳重的语气说出:「虽然我能看到未来,但当我把它说出来未来就改变了。例如,如果我知道一个人它接下来要看黄色的书,只要我说出来,他就很可能改看红色的书,但要是我没先说出他会看黄色的书,事后才说的话,那别人也只把我当作马后炮。」

  「我刚刚还以为你说黄色的书是指『那种』黄色的书呢。我是说……你说得很好,你的模样比大人还大人,至少比我同学好。」宋英不再显得讶异,拍拍他的肩表示赞同。「的确,就算真的能预知别人的行动,但说了就会改变,不说就是事后诸葛。这困扰着你,是吗?」

  魏紫昱沉默了一会,「我知道和别人相处会很不愉快,所以我不想和任何人相处。」

  「也就是说,你没有尝试过和同学们一起玩罗?」

  「有,我有试过,但我最难过的是我早就料到事情会变这样了,可我还是想去尝试,结果还是像一开始猜的那样──那样的糟糕……」他的头低垂下来,真心的懊恼。

  宋英想了一会,突然笑出声来。魏紫昱看向他,似乎早知道他要何时说话,却没能猜到他要说的,「小子,你窥探未来虽然很准确,但在我宋老英面前,就算是真的超能力也会被我破解的。」宋英很自信,可魏紫昱还是没通透宋英的意思,至少,他的确如自己预测的那样,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觉。

  「宋英!你是眼花了吗,我在体育馆看了十几分钟都没看到……」这时,奔进教室的是拿着小学生相册的曺棠。她原本是来骂宋英的,可当她看到他身旁的孩子,马上又对了一下相册,这就惊呼:「紫昱!你在这呀,我终于找到你了──」

  「她是……」魏紫昱立马意外的念:「为什麽我听不懂她在说什麽……为什麽我没料到这个?」

  「因为未来被你自己改变了。」宋英一副一切都在我宋老英的算计之中的模样。「我刚回来时告诉她,说早上开幕后就不见的你似乎出现在体育馆附近,她就去找,找不到后她就会回头想问我,而我又来找你的话她必然也能找到你。你或许能预知到『我会在垃圾场刚好遇见你』,也能预知到『我会找人来找你』,但你没想到的是『有这位你没见过的大姊姊会从体育馆来找你』。」

  曺棠走了过来,牵起魏紫昱的手说:「我们很担心你,怕你是出了什麽意外才不见的,是不是这个叫宋英长得太可怕你才想躲起来的?」

  「你才长的可怕,你全家都长得可怕!」宋英张牙舞爪想吼她,发现这里一堆小孩在才收敛住。他改对魏紫昱正经的说:「小子,即使你能推测到你遇过的人下一步是什麽,你也有推测不到的人,那便是你还没有遇过的那些人。」

  「你这样做的意义是什麽?」看着宋英的双眼,魏紫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昂焰正气。

  「我想让你知道,即便你能窥探未来,未来也是能够被改变的。你不也说了吗?只要你向人说出你推测到的未来,往往就不会成真,那麽『你和大家相处会不愉快』这件事已经对我说出来了,也就必然有改变的可能。」

  宋英拉起魏紫昱的另一只手,和曺棠一起把他扶起来,像一对年轻父母牵着儿子,缓缓的带他走向已在欢腾玩耍中的人群中。

  「再去尝试一次吧,你的未来已经被你自己改变了。」

  魏紫昱还是有些胆怯,他看着围在一起玩开花游戏的同学们,半晌没能开口。

  可这刹那,眼前闪过了什麽画面似的,他竟然伸出手,向笑声中的同伴们询问是否能加入。

  起初果真如他先前所言,没多久就有人不服输而吵架。

  他才终于理解宋英想表达的,那便是如果他此刻就转头离去,结果才是如他先前所料到的那样不欢而散,但若他愿意劝和大家,「未来」便真的能改变。

  事实也确实如此,他挣扎许久后,支支吾吾的尝试开口让大家冷静,刚开始众人因为他之前那些预测未来的难以理解言行不理睬他,这时,曺棠恰好跳了进来。

  「小朋友们!我们有缘一起在这相见,一起在这玩耍,怎麽可以对彼此动手骂脏话呢?」

  她没有责备,而是以和蔼可亲的语气对孩童们说。

  「不可以这样唷,我们要对同伴好好的,像哥哥姊姊我们也都对你们很好,对吧?所以大家一定要开心地玩,吵架吵完也要和好,不能生太久的气,知道吗?」说完,她稍稍的将魏紫昱拉过来,并对大家说:「紫昱做得很好,他才刚和大家一起相处就知道大家要爱护彼此,珍惜友情,曺曺姊姊我很欣赏紫昱这样的做法唷。」

  他睁大了眼看着曺棠,或许是到这一刻,他也才开始能预测眼前这个人。但不论如何,孩童们已经对他逐渐改观,在曺棠安慰过他们后便拉着紫昱一起进去玩。

  下午过后的活动,宋英才终于有闲坐在操场边吃个三明治,他看见曺棠带着学生小队经过这,队伍里终于有了魏紫昱,他的表情不像早些时候那样忧郁又冷酷,而是如一名稚气的孩童一般,和身旁的其他孩子乐呵呵的打打闹闹着。

  大概是他意识到,即便他能够预测到他人行动的「未来」,也能够透过「过去」的经验,来改变当前眼下的「现在」。

  人文大学于南方小学举办的三天两夜冬令营,第一天就是这麽愉快的度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