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小说网 > 这号有毒 > 049、【天生剑胎】

  此时此刻,路浔已经在心中把狗游戏给骂了无数遍。

  说好的一键升级,怎么还带虐人的呢?

  一开始他还觉得暖暖的,润润的,舒适又充实。

  可到了后面,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快炸了!

  塞不下啊!

  所幸到了某个临界点的时候,剑心内的这把小剑终于成功凝结了。

  路浔感受着体内的这把小剑,心中是有落差的。

  毕竟曾经他耍的是大棒,现在给他把华丽丽的长剑他还能接受一些,剑心里这把又细又短跟针似的小光剑是什么鬼?

  “还真是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啊。”路浔在心中道。

  “所以……养剑术就是在剑心内孕育一把小剑吗?有点儿意思。”路浔暂时还不知道自己把路给走窄了。

  虽然他现在的经验值从一万多变成了650,但他并没有丝毫的遗憾。

  橙级技能啊!天尘大陆的至尊技啊!

  虽然暂时还不知道这养剑术究竟强在哪里,但肯定叼炸天没错了。

  等会去问问小萝莉和二师姐,争取尽早适应体内这把小剑。

  路浔长舒一口气后,紧绷着的身体开始放松,然后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一般小说里都会写什么眼里闪过一道利剑般的寒光之类的,但他并没有。

  除了过分好看之外,他倒也平平无奇,似乎和之前没什么两样。

  猫南北连忙走到路浔身前,两只小手在他身上一通乱摸,然后焦急又关切的问道:“小师弟,有没有觉得身体哪里不对劲?”

  她是真的很怕啊,先生都还没回宗,她便因为自己的疏忽把小师弟给玩坏了,那可真是造孽了!

  更何况小师弟做的东西这么好吃,我不能失去他啊!

  路浔迎着猫南北的目光,摇了摇头道:“没有啊,有什么问题吗四师姐?”

  “那就好那就好!你还真是福大命大!”她长舒一口气,然后拍了拍路浔的肩膀。

  说完后,她还如同心有余悸般得道:“小师弟,你刚才贸然修炼,应该是失败了吧?没有遭到反噬便不错了!”

  “我告诉你啊,养剑术是顶级术法,需要慢慢感悟,在你没完全悟透的情况下,切记勿练,否则会出大事!”

  她还指了指自己手腕上的两个金色铃铛道:“而且你看,你还没有这种本命宝物,哪怕练了,也练不出什么结果来。”

  路浔一开始还听得好好的,越听到后面,越觉得不对劲。

  本命宝物?

  意思是我还要有一把合适的剑才行?

  他开始凌乱了,组织了一下语言后,开口道:“四师姐,我刚刚好像修炼成功了,但听你这么一说……好像又失败了。”

  完了,这一万多点经验不会白花了吧?

  可系统明明是标注着可升级的啊!

  狗系统!强行升级可还行?

  ……

  ……

  很明显,猫南北从里到外都透露出了一股不靠谱的气质,于是,她抓着路浔就往小竹林赶去。

  竹林内,二师姐坐在巨石上,听着猫南北与路浔的陈述,脸色再次凝重起来。

  不管是她还是猫南北,内心中都是有点难以置信的。

  二师姐同样在修行养剑术,而猫南北用的是刀,所以她修的算是养刀术。

  二人很清楚,这门术法并不是那么好入门的,也不是那么好领悟的。

  而路浔的确练了养剑术,这是实打实的,只是……他貌似真的把路子给走弯了!

  现在要看的是,他究竟弯到了什么程度,还有没有机会掰直。

  二师姐那宽大的道袍衣袖轻轻一挥,路浔便被一股气流托举起来,然后盘膝悬浮在了二师姐的面前。

  他先前看到的最多的是二师姐的背影,偶尔能看到一部分侧脸,如今还是第一次这样近距离的面对面。

  怎么说呢,二师姐的脸庞就和她整个人给人的感觉一致——清瘦。

  并不是那种瘦得很不好看的脸,相反,二师姐给人的感觉很独特,有点像是冬天雪地里的寒梅。

  她的眉很细,嘴唇也略薄,再加上脸很瘦,仿佛都到了一种极限。感觉便是如果眉再细一点,嘴唇再薄一点,脸再瘦一点,就会很不美,但此刻却又恰到好处。

  只是路浔依旧觉得二师姐太瘦了,如果脸颊再稍稍圆润那么一丁点,应该会更好看吧。

  本身光看她的气质与长相,会给人一种距离感,因为她从里到外都透露着一丝清冷,可路浔能看出她双眸中的丝丝关切。

  她也察觉到了路浔在打量着自己,便磕磕巴巴道:“闭……闭眼,静……静心!”

  二师姐略显气恼。

  路浔乖乖闭上眼睛,然后静下心神。

  二师姐的神识开始探寻起了他的变化,路浔的身体并没有任何异样。

  而剑心位于气海附近,气海是修行者最神秘的地方,哪怕是修为高深的修行者也无法随意探查他人的气海,因此剑心被气海遮挡住,也很难被神识给探测到。

  既然身体与修为并无大碍,那么就要看看路浔的剑心究竟起了什么变化。

  神识既然无法探知,二师姐便取下了自己的剑——插在她头发里的那根木簪子!

  她的右手凌空一招,木簪子便飞越至她与路浔之间,化为了一把木剑。

  随着木簪子的脱离,二师姐盘起的长发散落了下来,随风飘动,倒是让她那清冷的面庞多了些微的柔美。

  只可惜路浔现在正闭着眼呢,所以看不到。

  她白皙修长的五指掐了一道剑诀,木剑发出了一道轻微的剑鸣声。

  可想而知,这把木剑已颇具灵性。

  而就在此刻,路浔剑心内的那把小剑也跟着震颤了一下,就像是受到了挑衅一般!

  “藏剑于心?”二师姐在心中道。

  她几乎可以确定,路浔的养剑术的确是练成了,还真的让他入门了。

  只不过他还没有本命剑,因此出现了一些偏差。

  只是按理说……不该有此结果才对。

  人体怎么能当剑温养呢?

  除非……小师弟真是传说中的那种体质!

  先前他看了一眼接引峰内的半道剑气,便凝聚了剑心,不管是沈阎还是二师姐,都有往那个方向猜测。

  而如今藏剑于心,以身育剑,差不多等于是实锤了!

  二师姐忍不住脱口而出:“天……天生剑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