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小说网 > 天下秘籍 > 0015章 三八线争夺战

  爷爷沉淀了一下:“武术咋说呢?得跟得上时代,咱们国家都改革开放了,武术也得走新路,不止会练,还要会演。香港电视上那些主角配角,我看有不少都是江湖的人。”

  老杨听了不乐意了,嘴一撅:“你让我们练武之人屈服于金钱之下,弄一些花把式儿糊弄外行人,这不是资本主义思想吗?”

365bet赞助的球队  两个老家伙都倔,谁也不是吃醋的。老杨大嗓门,爷爷声也大了:“姓杨的,你别不知好歹,什么资本主义思想,你少给我戴高帽子,我和你说吧,粮票都取消了,以后干啥都得用钱。咱们国家改革开放了,和以前不一样了。你的脑筋该转转了。”

  老杨呼啦一下就站起来了:“我走了。”爷爷不让,也瞪眼睛:“赶紧走,我这酒还挺贵的呢?”

  十一瞪眼看着,大声喊了一句:“奶奶,这边掐起来了。”奶奶闻声而来,用独有的气势镇压着这场战争,喊着:“干哈呢,都干哈呢?你们老哥俩和鬼子拼刺刀那会儿,咋就不干架呢。老了,老了,怎么就不给小的一点好榜样,吵吵啥!”

  奶奶威严在,把这个战争给压下去了。奶奶去炒菜了,十一看着两个干瞪眼的老头,突然眼珠子一转:“杨爷爷,李会计是你的徒弟,那你练的是崩拳吧。”

  老杨摇摇头:“我练的是五行拳,崩拳属木,是五行拳的一种。”

  十一高兴的点头:“那你一定老厉害了,你和我爷爷打打呗,老得瑟了,总觉得自己是绝世高手。”

  杨爷爷这回真给逗乐了,拍拍十一的肩膀:“孩子,你还小,等你长大如果还有江湖,你就知道,你爷爷都得瑟的没边了。”

  那天晚上,老杨和爷爷都喝了很多酒,这位五行拳的传人,对未来的江湖忧心忡忡。那是十一见过的唯一一个秉直且对武林精神忠心耿耿的家伙。

  老杨第二天就走了,谁也没想到,那是他和爷爷的最后一面。

  爷爷过的飞快,转眼又春暖花开,夏日炎炎,秋高气爽。十一已经上四年级了,他睡眼惺忪的来到教室,二孬就凑了过来。

  “十一,你病了?”

  “大早上,你咒我干啥?”

  “我很少见到你早上这蔫了吧唧的样子。”

  爷爷去城里了,今天没有叫十一去练功,早上奶奶心疼他,就任由他睡,结果开学第一天差点迟到。

  十一有理由,但也不愿意和二孬解释,他重新王桌子上一趴:“该干啥干啥去,别打扰老子睡觉。”

  “起立!”

  班长喊了一声,十一迷迷瞪瞪的站起来喊老师好,睡眼惺忪的往前一看,老师身边还有一个女孩,背着一个手绣五角星的绿色书包,长得挺高,也挺壮,扎着马尾乐呵呵的。

  “她叫方格,从今天起她是咱们班的新同学。方格,你个子高去最后一座,春梅,你上前面来。”

  春梅听老师这么一说,立刻眉开眼笑的,十一心里就不舒服了:“我就这么膈应人吗?”

  “十一同学,你比自己想的更招人膈应。”

  面对春梅的毒舌,十一错愕,全班哄堂大笑。方格坐在十一的边上,愁眉不展,为自己的前途堪忧。

  下课之后,方格偷偷拿了一根粉笔,在两人之间划上一道‘三八线’。十一直接无视,趴着,手肘故意过去,方格轻巧的敲了十一的胳膊,十一态度不屑:“别惹我,我会武术。”

  “我也会!”方格抿着嘴唇,用蚊子一样的声音说。十一根本没在意,继续侵占方格的地盘。快放学的时候,方格偷偷递过来一张纸条,十一打开一看:“放学别走,操场上比武。”

  十一腾的一下就站起来了,老师正上课呢,把老师都吓一跳,厉声说:“萧十一,你要干啥?”

  “没事,老师我睡癔症了。”

  全班哄堂大笑,就连方格也笑了。十一坐下,恼羞成怒的说:“方格,你笑啥,我告诉你,我从来不打女人,但今天我要破例。”

  放学之后,二孬喊着十一去玩游戏,十一拉着一张脸:“你们先去,我有点事。”

  小学放学就跟撒鸭子一样,哄的一下就没几个孩子了,十一和方格站在操场上,两人对面站,吹着凉爽的秋风怒目而视。

  十一叹了一口气:“方格,你能离我远点吗?我都闻到你嘴里的大蒜味了。”

  方格脸一红,突然抓住了脖领子。十一低头看着方格的手:“干啥,不是说好比武吗?你到底会不会啊。”

  十一这话音刚落,方格就转身用后背贴住了十一的胸口,然后用左手勾住了十一的后脑勺。哄的一下,就用背摔的方式,把十一狠狠的摔在地上。

  方格并不是站着的,她也倒了,压住了十一的手,然后用一只手拧住了十一的第二只手。

  这个过程就是一瞬间的事儿,十一还没搞清怎么回事?人就被摔倒了。以十一的能力,完全可以站起来,可是在挣扎扭动的时候,方格闲着的一只手,伸进书包,竟然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蒙古刀,抵住了十一的喉咙。

  十一停止了挣扎,方格也把刀收起来,站起来扑了身上的土,然后用细如蚊子的声音说:“明天不许过三八线。”

  “你咋有刀?”

  方格想了想,还是没说,她认真的说:“帮我保密行吗?”十一点点头:“那我输了的事儿,也别说哈。”

  放学回家的时候,爷爷已经回来了,唉声叹气的,奶奶问咋了,爷爷说城里出了一个丢孩子的案子。偷孩子的来无影去无踪的……

  奶奶比较了解爷爷:“又是练武之人干的?”

  爷爷点头:“梯云纵的轻身功夫,王涛他们设了圈套都没逮到人。打草惊蛇了!”

  “跑了吗?”

  “要是跑了就好了,就怕来周边乡下祸害人。”

  爷爷和奶奶说完,这才看了一眼愁眉不展的十一,怒问:“你这是咋了?”

  十一嘴一瘪:“我被人打败了。”爷爷眼睛一瞪:“胡说八道,我不在,乡里谁能打过你?”

  “一个女的。”

  爷爷听完就乐了:“癞蛤蟆没毛随根儿,老萧家就没有一个男人不怕媳妇的,说吧,哪被挠了。”

  奶奶在旁边也跟着乐,十一把脸一甩:“和你们说不清楚。”说完,十一就转身进了屋,蹬蹬蹬,没多会十一又跑出来了,一把抓住爷爷的脖领子:“这啥招?”

  爷爷说:“没大没小,我看你这是欠揍!”